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小东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刘小东关于《合作》那些记忆……

2007-04-28 15:52:22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王静
A-A+

  1991年,油画家刘小东在经过认真思考过后,构思出了一幅不同于他以往风格的新作《合作》,这幅作品是为那年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世纪中国艺术展”而专程创作的。《合作》是刘小东当时创作的最大尺幅的作品,180×230厘米的尺幅在20世纪90年代初也绝对属于少有的大尺幅作品,而在创作后的多年里,刘小东一直将这幅作品保存在自己的库房里,直到1997年在美国旧金山的LIMN画廊举办展览,他才第二次将这幅作品拿出来公开展示,这幅作品也在展览结束后被美国藏家收藏,今年这幅画将出现在嘉德2007年春拍的油画专场中,在10年间数易其主后,这幅作品又将拥有新的主人,我们在作品拍卖前夕拜访了艺术家刘小东先生,谈到了他当年创作这件作品的诸多细节……

  王静:您是在1991年创作《合作》这幅作品的,在内容上跟您之前的作品不一样,虽然都是您惯常采用的镜头截取式的场景,但这幅画您好像选择用历史的视角,类似于我们在电视或出版物上看到的瞬间历史的定格,而不再是那些日常生活直接接触的情景,透过这些细节,能感受到您当时对一些社会性问题的关注,您当时创作这幅作品的背景是怎样的?还有您当时思考的状态是怎样的?

  刘小东:我在1990年举办了首次个展《刘小东》,展览在当时应该说比较成功,有很多人关注,各方面的舆论也马上就出来了,有的评论认为我是在用调侃、幽默的方式画身边的人,说我老画身边的人。这些舆论促使我不停地反省自己,我画画蛮认真的,我觉得可能我也应该画画身边以外的人物,不能过早地把自己束缚在一个框架里,不是别人说怎么样,我就应该怎么样,当时只是有一种自觉地逃离定论的愿望。1991年,正好赶上中央美术学院举办一个“世纪中国”的展览,于是我想借这个展览的机会,试着突破自己,看看超出自己视野之外的东西能不能够把握?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方面的尝试,在这之前我画的都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小圈子里的人,还有我的家人。

  王静:所以这张画你试图在你不熟悉的领域中做些尝试的开端?

  刘小东:对,画得都是我非常不熟悉的人物。这些人物的原型是60年代一个共产主义会议的一张照片,当时会议在东欧某个国家召开。在80年代后期,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到了巨大的挫折和冲击,当时共产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状态可以说是在萎缩,在那样的国际环境下,我也在留意寻找当时的历史照片,这张照片是非常模糊的黑白照片,里面有很多面孔,这些面孔特别打动我。那时恰恰是中国改革开放最初的时候,整个的社会背景是这样的,电视里经常有中外谈判的报道,许多那种场面——但实景我没看过,基本是通过二手资料知道的。照片中会议的场面非常像签署合作协议时的场面,我觉得我应该可以用些更广阔的社会视角去看这个问题,我能感觉到当时中国人的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中国人在历史上一直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打开国门以后,虽然表面上还是这样,但是已经认识到世界的多元性。我画这张画时,在中国人的心理刻画上下了些功夫,剖析了我的心理,也剖析了我了解到的中国社会的心理状态:文革以后,那种封闭国家的盲目自信已经不存在了,外部世界的发展对自身的落后形成冲击,整个国家都要去迎接新的道路。在迎接的过程中,人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在表达这个想法时,我完全利用一张历史照片隐喻了当时的状况,我把历史照片变成有色彩的东西,赋予新的主观色彩,利用这个场景完成了这幅作品,对我个人来讲,这张画是我当时最大尺幅的作品。在这之前我最大的画,大概也只画到1.85—1.9米。

  王静:这张画上出现的人物特别多,这应该是您那个阶段出现人物最多的一张画。

  刘小东:是这样的,这里面有我想象中的各国人民,我在这张画中有很多设想。有想象中的萨达姆,那个时候已经对中东人有印象了,还有像越南、菲律宾等世界各国的人。

  王静:大部分的合作协议,很多画家会选两个人握手的画面进行构图,而您选择的却是一个开放、有相对静止的瞬间,您当时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个构思?

  刘小东:对,没有动作,静止的时候,会有一种特别的爆发力,更有张力。

  王静:我们还注意到,画中每个人的表情几乎是不一样的。

  刘小东:对,每个人都有点像肖像,我是像对待肖像画一样对待这张历史绘画,我觉得这张画里我对中国人的心理把握得要好一点,当时跟外国人来往没那么多,也没出过国,所以当时感觉对外国人的心理把握得不是很准。

  王静:就是说,每一个人物,每一个头像你都会赋予他一种情绪?

  刘小东:有一点吧!起码几个中国人是非常认真地刻画,当时对我来讲,让我很难忘的就是照片是黑白的,又模模糊糊,又请不了模特来帮我,所以好多成份都是编出来的,包括色彩。

  王静:背景的选择也挺有意思。

  刘小东:对,我记得过去签署合作协议的环境没有这种背景,好像一般是白背景。背景是我加上去的,虽然是红太阳,我又不想画得像人民大会堂的背景,于是画成不是那么吉祥的背景,我想在画中表达出一种悲剧的力量。

  王静:一个群体的人物刻画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情绪在里面,有的可能是观望,还有可能有点旁观、看热闹的感觉。

  刘小东:这幅画中,我更多还是对微妙的心理刻画感兴趣,这么多人堆积在画面中,我想达到最大的饱和度,看我这张画最多能画出多少个脑袋。后面漏出的半个脑袋,是我当时对政治的理解,对官场上的那种互相斗智、斗勇的理解,所以还是刻意安排的。

  王静:但是,在这幅画以后,关于这类题材的思考和创作是不是搁置了很长时间?直到现在你画三峡,才算又开始关注这样的社会题材。

  刘小东:是的。因为画这张画太累了,我觉得太累了,这张画我画得格外认真,因为当时想画一张“力作”。在这张画之后,我就想回到我驾轻就熟的领域。我在画我身边熟悉的东西时,总有一种“文思泉涌”的感觉。我不能不停地去画历史,因为关于历史我也不知道真相,我只能偶尔地画一张历史画。

  王静:在过去的访谈中您也提到过这张画,您是否把这张画看作自己观察视角的一个转折?

  刘小东:这张画是我在这方面探索的最早阶段,画历史画,尤其是比较大型的社会题材的作品,其实不是很容易的,这得要求艺术家有一定的阅历,有一定的积累。这是我最早想打开自己,或者说开启自己潜能的一张作品。今天,等于我又跟这幅作品有些“暗合”,比如对历史题材的关注,社会题材的关注,对大的社会、政治这方面的关注,都跟《合作》有一个“暗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小东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